Download APPSign In

破局:学术出版物如何走向大众?

2019/06/11

来源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


学术研究是系统的、专门的学问,属于各学科领域的理论性探索工作。学术出版物具有专业性、原创性、严谨性、深刻性、规范性、精准性等特征,在整个出版品类中属于小众,读者群常常比较固定。然而,学术出版物并非高高在上,在经济社会发展日趋全球化的当今,通过某种方式学术出版物与大众之间可以产生越来越多的联系。

学术出版形态多元化

与通俗图书相比,学术出版物最大的价值在于具有独到的观点。将学术出版物的价值最大化,开发与之相关的增值服务,是一条可行的途径。一是在内容上借鉴“互联网﹢”的思维模式,整合相关学术资源,探索学术图书数字化转换等,为读者、学者使用提供更多方便。二是在出版形式上借鉴“融合媒体”以用户和服务为核心的理念,探索纸质图书阅读的“另一种可能”,为读者提供更多知识服务。如在纸质图书中通过二维码链接音频、视频,既有助于读者理解理论观点,也可以营造立体而有深度的阅读体验。如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学术著作《古乐南音》在书中链接了二维码,读者在了解南音历史的同时,扫描二维码就可以欣赏到曲调优美的南音作品,从而探索了一种立体的学术出版物出版形态。

学术出版物通俗化

这一类出版物主要针对那些有一定影响力的作者,且内容与大众之间容易联系在一起。这样可以探索学术出版物与通俗读物之间相结合的另一种形态,即学术出版物的通俗化,或者叫作“通俗学术著作”。首先,这类著作要满足一个要求,即有一定的学术价值,通常由学者撰写,读者定位包括但不限于专业人群。如黄仁宇系列历史著作《万历十五年》《中国大历史》等,以其独到的“大历史观”的研究方法及高超的写作技巧,收获了很多的大众读者。其次,这类著作在内容的表达上倾向于“平民化”“通俗化”,包括通俗而吸引人的书名和各章节标题等。如蒋勋的系列著作《美的沉思》《汉字书法之美》等,语言通俗,思维发散,代入感强,广受大众读者喜欢。图书编辑在编辑这类作品的时候,要坚持“雅俗共赏”的编辑原则。也就是说,既要保持独到的学术观点和价值,又要在语言文字的打磨上深入浅出、活泼有趣,拉近学术与大众之间的距离。

加工制作精品化

不同于其他出版物的阅读,学术阅读属于刚需性的深度阅读,对于书的品质要求更高。学术出版物走向大众,实现破局,精品化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前提。首先是内容的精品化,从源头寻找思想精深、观点独到并能与大众产生共鸣的作品。其次是编辑校对的精品化,精心打磨提升作品的内容价值和形式表达,提升出版物的编校质量。再次是装帧设计和印制的精品化,要在外在封面和版式的设计上兼顾大众审美趣味,选择适合的纸张,提升阅读品味,使读者第一眼便与作品建立链接。学术出版物的精品化不仅满足了读者的深度阅读需求,还能满足一部分读者对于藏书的高端需求。

宣传营销常态化

要真正实现学术出版物走向大众,突破现有局限,常态化的推广营销必不可少。在营销中要加强“链接”思维,也就是积极寻求联系学术出版物与读者之间的方式。如借鉴市场书的封面营销,提炼书的卖点;微信软文的发布;利用作者的资源传播;利用学术会议、讲座、沙龙等进行广告植入。媒体融合时代图书营销的手段非常多元,各出版社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寻找切实可行、行之有效的宣传营销策略,不断拓展读者群。

学术出版物并非高高在上,它与大众之间其实缺乏的就是一座桥梁,而编辑正是这个“搭桥人”。通过探索学术出版形态的多元化、学术出版物的通俗化、加工制作的精品化、宣传营销的常态化的努力,使学术出版物实现破局、走向大众成为可能。图书编辑要承担起传播优秀文化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,将更多有品、有趣、有用的学术出版物推向大众。